悚然

我疾走,不敢反顾

我……否则,离开!……


在暮色里试探着的,
几声猫头鹰的 “不祥之言”[1]
永无定型 腹腔俱空的
死尸[2],不愿成尘,
铿铿作响
两组肋骨——已然坐起罢。

隐约着血肉灵动的体魄
也有两组肋骨,铿铿然
铿铿然……
无名状的 从空腹腔中弥漫
到猫头鹰的“不祥之言”的
笑。

“我疾走,不敢反顾,
生怕看见他的追随。”


  1. 鲁迅《野草·希望》

  2. 鲁迅《野草·墓碣文》

点击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