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而复死

非是诗的诗,是陈述,也是自述。


我见到他坐在竹椅上,烛光只能照亮他深蓝色的大衣,他的眼、耳、鼻、嘴均隐匿在昏暗中,但我还能隐约注意到他赤裸的双足随着烛光的摇曳而颤抖,他的下巴随之张合。

他喃喃自语,不断重复死亡之时所见到的一切。他亲眼注视肉身归于尘埃之流,又见识灵魂散入不可见之处。该从何说起呢?我大抵只能同他一样喃喃自语了。

“我在枯朽。首先是那颗心厌倦了跳动,我的肌肤离弃了血肉,随即离弃了我。我感谢我的骨骼,它们伴我,虽然脆弱。就在发丝被风剥落的同时,我的触识陷入泥沼、思绪渐趋凝滞。那时,我与你一同陷入无知的境地,不知寒冷是非温暖的感觉,不知慌乱是非安宁的感觉,不识恐惧之意,不解黑暗之形......哦,是了,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也厌倦了我。

“你将听见的所有均来自我彼时所见加之此时所想,均可与你的记忆一一印证。”

点击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