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icholas Cusanus

放逐整个人间,
你的开端与结束等同,
在笔下把你万能的主推入一场梦。
我目光所及的一切都是躁动着啊,
尽如你当年所见。
如今,我的体魄连带着万里之外一瓣晚春的落红
都被你预言。
如今,那风中飘忽的爱欲和周遭沉默的一切,
被时光埋没的泪滴、屋角枯死的果苗,
快弥散在记忆中的干涩的嘴角,
都越过梦境的悲苦,陷入你的圆周,
再寻不到尽头。
库萨的尼古拉,
今天,哥白尼的太阳遵照你的旨意否?

点击刷新